立博手机版 立博官网,董事长跳楼企业命悬一线!多少人因它家破人亡…

有媒体报道称,连续16年入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去年名列浙江百强企业第27位的盾安集团,由于发债融资困难,遭遇流动性困局!

盾安集团报告显示,目前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迫切恳请地方出面协调并推动相关化解危机的措施尽快实施”。

5月2日,浙江省金融办召开了盾安集团债务协调会,解决盾安集团债券融资及银行贷款等紧急问题。同日,盾安旗下两家A股公司盾安环境002011股吧)、江南化工002226股吧)同步停牌。

450亿有息债务,这应该是改革开放40年来单一民企出现的最大规模债务危机。那么,到底是什么的情况让这样一家有技术有规模有历史的企业,一夜之间陷入危机……

靠900元起家,1987年成立于浙江诸暨的盾安集团,已经连续9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连续16年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17年,盾安集团在浙江百强企业中名列第27位,解决了2.9万名员工就业。

集团官网等资料显示,盾安集团是一家主营业务为先进制造、民爆化工、现代农业、新能源、新材料以及创业投资等领域的综合型企业,旗下拥有盾安环境和江南化工两家上市公司。2017年,盾安集团合并报表总资产648.8亿,净资产225.2亿,资产负债率65.3%;全年销售收入586.1亿,利润总额17.6亿。

在外界看来,盾安集团这次“债务风险”来得有些突然。据证券时报报道,杭州某信托公司相关业务负责人称,“我们一直以为盾安集团不缺钱”。盾安集团持有的江南化工股权并未质押,直接和间接持股的盾安环境股票质押比例也不高。

此前,大公国际2017年5月出具的盾安集团《主体与相关债项2017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亦显示,截至2017年5月25日,盾安集团本部并未曾发生信贷违约事件,大公对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维持A-1,主体信用等级维持AA+,评级展望维持稳定。

然而,盾安集团在报告中称,2017年下半年以来,市场资金迅速抽紧,致使盾安集团出现发债难、融资成本不断提高等问题,导致企业消耗大量自有资金,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流动性困难。

目前,公司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其中大部分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集中在浙江省内。恳请相关部门出面协调并推动相关化解危机的措施方案尽快实施。

由此看来,盾安如果出现信用违约,将对浙江省内众多金融机构带来潜在的系统性风险。

二是:浙商银行、浙江产融等尽快启动“凤凰计划”专项资金,收购盾安所持有的优质项目,激活现金流,置换债务;

三是:请求托管盾安光伏(多晶硅)和华创风能(风力发电装备)等。(去年3月,盾安集团才从大唐集团手上以底价2.2倍的价格(5.57亿元)受让了华创风能的82%股权)。

根据批示,包括央行杭州中心支行、浙江银监局,浙江省国开行、省进出口银行、省工行,以及华融、长城、信达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相关分管领导到场参加了盾安集团债务协调会。

有相关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从盾安集团以短期有息债务为主的债务期限结构来看,使得公司出现了一些“暂时性的困难”。但其表示,“相信在浙江的协调下将会获得较好的解决”。

2018年1月30日,金盾股份300411股吧)披露了一份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7年净利润将达到8000多万。本该大喜的日子,但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却在上虞国际大酒店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周建灿,何许人也?1989年,26岁的周建灿丢掉了铁饭碗,用借来的3万元,开办了一个作坊式的消防配件厂,既是老板,也是一线工人,终于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经过30年的艰苦奋斗,周建灿做到了!从3万资金到93亿的市值的金盾股份,周建灿可谓是白手起家的民间企业家奋斗样本。

那么,好端端的,为何周建灿要自杀呢?有媒体成,原因在于,负债百亿、无力偿还!

5月1日,浙江金盾风机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周建灿、金盾集团及相关企业涉及到的债务总额约为98.99亿,其中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债务额约为39.59亿,以股份质押形式融资债务额约为14.25亿元,牵涉到金盾股份的民间借贷债务及担保金额合计约为29.11亿, 其他为供应商欠款等债务。

1月28日,一名河南债权人称已经起诉了周建灿。而在周建灿自杀的前一天,本来已经签好合同的借款人却反悔了,周建灿没能如期拿到1亿元去填补此前的窟窿,还因此上了民间借贷圈的“黑名单”。

虽然国家近年来在大力倡导“扶持中小企业”“输血实体经济”,可是往往只停留在会议上谈一谈、文件上摆一摆的层面,到了真正落实之处,银行等金融机构还是会更愿意把资金流向国企、流向地产等更容易赚钱的行业。

据媒体相关报道称,周建灿开始的民间借贷只是过桥贷,银行贷款到期,通过短时间的民间借贷来偿还贷款,然后再从银行借新还旧。看似很圆满,可一旦资金链条断裂,后果不堪设想。

大局已变、拐点已至。我国的宏观环境,由之前的大放水正式步入大紧缩时代,“去杠杆”成为重中之重,流动性全面收缩、利率也一路走高。

而利率的上升,就是民营企业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企业没有新的资金支持,就会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债务无法偿还、运营难以维系。

毫无疑问,接下来将是实体行业大洗牌的一年,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集中暴裂、面临破产重组的厄运。

我们要“防风险”,但更要防“防风险”带来的风险!如果“去杠杆”让民营企业只能“饮鸩止渴”,如果“去产能”让企业难以维系……

扩张需要资金的支持,而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企业贷款难,如果转向民间借贷来满足资金需求,反而是饮鸩止渴,很可能就会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多元化是中国企业发展的魔咒,最危险的多元化是追求规模的多元化、是同质性多元化。

所谓同质性多元化,就是都是资金密集型多元化,都是同一周期性多元化,都是重型化多元化。

要有周期性很强的产业也要有不受周期影响的行业;有重资产的行业,也有完全轻资产的行业;有依赖技术性的行业,也有依靠服务赚钱的行业。

大型民营企业最大的风险是不能及时了解政策的走向。万达2017年才开始紧急筹备GR部门,GR部门本意并非是政府公关,而是对政策进行研究和推演。

为什么恒大以年薪几千万聘请经济学家任泽平呢?除了他特殊背景经历外,更重要的是对中央政策的理解。

比如,盾安集团的多元化板块都是政策性极强的行业,空调行业去年继续高速增长,但作为空调制冷配件龙头企业并没有相应保持丰厚利润。因为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业务增长毛利润反而下降;民爆行业受政策管制多,尤其是反恐深入后大受影响。

对于盾安集团来说450亿负债,相当部分用于铜贸易和新能源,但这两个行业也大受宏观政策牵制。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四万亿,许多温州民企杀入新能源领域,无不铩羽而归。以风电太阳能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初期政策补贴是很多,但市场壁垒技术升级等风险极大。

盾安集团大举进军新能源领域,但在遭遇弃风的局面下,新能源就成为负债危机根源之一。

对于个体企业来说,不经风险评估兴冲冲杀进去,很可能就是倾家荡产。不理解政策的意图和逻辑,企业是做不大的,做大了也是很危险的。

更为关键的是,政策都是有周期的,学习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这是规模上百亿企业家必修课。如果不舍得花钱养士,总归要花点时间看看头版。

做大和做强是这代企业家心中的心结。德国和日本的隐形冠军企业谋求制造业价值链最核心的环节,拥有独家技术和核心产品。他们明白一个道理:

无论原材料价格如何波动,以显示产业为例,日本企业逐渐退出显示屏产业前端,

中国企业如京东方成为新的世界龙头,但是京东方的主要设备和主要原料都必须进口至日本。

不是有了技术就行,要掌握拥有定价权的核心技术。要有聪明的多元化,而不是为了规模的多元化。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http://xzzrgcjx.com

Leave a comment